沈建光:2021 人民币能“破6”嗎?

观点地产网

2021-01-28 09:35

  • 近期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20年經濟成績單也非常亮眼,全球範圍内一枝獨秀的經濟基本面和穩健的貨币政策,是否将使人民币在2021年創下新高?年内“破6”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沈建光 2020年人民币漲勢如虹。在因彙改、資本外流和中美貿易戰接連承壓幾年後,人民币兌美元走勢逆轉,下半年接二連三突破7.0、6.8、6.5的心理關口,全年累計漲幅接近7%。2021年新年伊始,人民币升值勢頭不減,兌美元中間價一度升至6.46。近期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20年經濟成績單也非常亮眼,全球範圍内一枝獨秀的經濟基本面和穩健的貨币政策,是否将使人民币在2021年創下新高?年内“破6”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2021:人民币将延續升值态勢

    縱觀2020年,人民币總體走勢先抑後揚。一、二季度,國内對疫情嚴防嚴控,彙率從年初的6.96一度跌至7.13。6月初拐點出現,之後人民币基本呈現單邊上行,至2021年首周已經漲至6.46,接近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前水平。

    在筆者看來,2020年人民币大幅升值,主要與以下幾方面因素有關:

    第一,中國經濟在疫情下交出優秀成績單。中國GDP首次突破100萬億大關,全年經濟增速達到2.3%,是全球範圍内唯一一個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逆勢向好殊為不易。從季度經濟增速來看,中國經濟自二季度走出疫情陰霾,率先實現複工複産之後,季度GDP不斷走高,四季度反彈至6.5%,甚至超過2019年單季的最高值。

    第二,出口遠超預期,經常賬戶盈余創新高。商品貿易方面,新冠疫情大流行重創全球經貿活動,WTO預計全球貿易量下降近10%,但中國出口卻逆勢增長3.6%。出口高增的總體邏輯是,各國應對疫情的财政補貼和貨币寬松支持了居民消費,但疫情致其國内生産能力恢複緩慢,消費高于生産的供需缺口需要由中國來填補。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貨物貿易順差達到5350億美元,同比上升27.1%,在歷史上僅次于2015年。服務貿易方面,由于疫情導致線下旅行、教育等服務業活動急劇萎縮,去年前三季度服務貿易逆差為1168.4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水平下降42.1%。随着貨物貿易順差上升和服務貿易逆差下降,2020年經常賬戶盈余估計将創下新高,有力支撐了人民币彙率。

    第三,中國貨币政策相對克制,中美利差擴大。疫情在美國爆發後,美聯儲貨币政策寬松超出預期。先是實施緊急降息和流動性纾困,其後承諾“無限量”資産購買,到年底時資産負債表已經膨脹到年初的1.76倍,遠超歐央行的1.50倍和日本央行的1.23倍。

    相比之下,中國貨币政策同樣積極,但主要為實體經濟纾困,未訴諸零利率和量化寬松等非常規政策,並且在疫情得到控制的下半年,貨币便有邊際收緊迹象。在此背景下,中美十年期利差迅速擴大,至2020年11月升至249bp的歷史高位。利差高企提高了中國境内資産的吸引力,債市尤其受益,國際收支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債券投資流入較2019年同期增長41%。

    第四,中國持續推進開放。一方面,金融部門開放加速,除各類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範圍、取消外資股比限制外,中國債券市場進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富時羅素上調A股納入因子,吸引被動資金達千億美元以上。

    另一方面,面對疫情逆境和潛在“去中國化”風險,中國積極參與多邊談判,先後簽署RCEP,原則上達成中歐投資協定,這些協定都蘊含進一步開放的承諾,也提振了市場對人民币的信心。

    人民币過快升值面臨政策約束

    2021年,中國仍将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拉動力。經濟層面,經濟疫後複蘇或由供給端拉動的結構性複蘇向供需聯動的全面回暖方向邁進,考慮到2020年的低基數效應,預期全年GDP增速将超8%。

    貿易層面,随着全球疫苗接種步入快車道,出口動能将從防疫需求拉動轉向海外回暖拉動。貨币層面,中美利差可能收窄,但美債利率上行可能會被中國向“緊貨币+緊信用”的邊際轉變所部分抵消。對外開放層面,RCEP批準、中歐投資協定落實要求配套改革繼續提速。

    在此背景下,預期2021年人民币彙率整體升值,但破6需要人民币兌美元升值接近8.8%,在筆者看來,如此快速的升值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

    一方面,2021年美元跌幅或有所放緩。人民币兌美元彙率更多取決于美元強弱,2020年全年,人民币兌美元彙率與廣義美元指數的相關繫數達到0.84,較2019年的0.67有顯著上升。當前美元指數位于90附近,比年内103的高點下跌超過12%。2020 年美元整體下行與美國抗疫不力、“無上限”量化寬松貨币政策、美國大選政治不确定較高有關。

    展望2021年,伴随拜登上任,美國将抗疫作為頭等大事,民主黨“橫掃”參衆兩院有助于更有力的經濟支持計劃,淡化“美國優先”政策,重新修複盟友關繫,重塑國際領導力等,預期整體美元保持弱勢,但跌幅會明顯收窄。

    另一方面,彙率升值過快不利于貿易,影響出口競争力。疫情供給側沖擊造成全球貿易一定程度上使中國出口成為“賣方市場”,中國作為“最後出口商”有較強議價能力,2020年人民币升值暫未殃及中國出口。不過,出口企業利潤率已經受損。随着2021年全球經濟複蘇,商品供給競争料将加劇,強勢人民币對中國出口競争力的不利影響将逐漸顯現。

    政策層面,近幾個月金融部門已經出台若幹逆周期措施,下調外彙風險準備金率和企業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顯示出防止彙率過快升值的政策取向。實際上,當前中國資本管制並不對稱,整體上鼓勵流入、限制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人民币的上漲。

    當前彙率升值仍處于合理區間,外部環境趨于平穩,企業出海投資意願上升,而疫情沖擊下不少海外優質資産凸顯投資機遇。在此形勢下,政策層面可能将更為積極地嘗試推進改革,放寬資本流出,鼓勵雙向波動,推動人民币彙率向均衡水平靠近,為擴大人民币國際化提供更為有利的環境。預計2021年人民币波動幅度将加大,兌美元中間價年内或達到6.1左右,“破6”概率不大。

    (本文首發于FT中文網)

    沈建光 京東科技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  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沈建光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